下载客户端
  •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1章意外赐婚

“圣旨到!燕文昭之女燕洛璃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昭曰:丞相之女燕洛璃娴熟大方,温良敦厚,德才兼备,待字闺中,与朕之三子靖王寒旭尧情投意合,特封为靖王妃,许与靖王为妻,于三日后完婚。钦此!”

宣旨的宫人留下一屋的聘礼,匆匆回去复命。

人去楼空,硕大的相府大厅,唯有燕洛璃,还捧着圣旨跪在原地。

稚气未脱的脸上,是她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深沉,清冷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暗芒,随即又变得毫无波澜。

燕洛璃收起圣旨,起身理了理衣衫。

正欲离开的时候,一道尖锐的声音传来。

“姐姐,真是恭喜了,没想到昨夜一场意外,今日,你就成了靖王妃呢。”燕洛宁笑意盈盈地看着自己的姐姐,眼底压抑着愤怒和妒忌。

“谢谢。”

燕洛璃浅浅一笑,淡然回应。

说罢,便绕过燕洛宁继续往前走,全然不在意她的讽刺。

呵!

她最讨厌燕洛璃清冷无争的模样,看上去什么都不在乎,可偏偏什么都和她争。

太子是这样,靖王还是这样!

一想到靖王,她就更气了,昨夜要不是半路被燕洛璃截胡,今日受封靖王妃的那就是她燕洛宁。

她小跑着上前,拦住了燕洛璃的去路。

“有事?”

燕洛璃停下脚步,平静的目光端详着燕洛宁那张盛怒,又极力压制的面庞。

“姐姐,我很好奇,从太子妃变成了靖王妃,你就一点儿都不可惜吗?”

燕洛璃心系太子寒旭渊早已闹得沸沸扬扬,她就不信她当真不在意。

燕洛璃的心口痛了一下,垂在两边的手慢慢握紧,白玉一般剔透的手,因为过于用力,透出苍白的骨节。

可惜?有什么好可惜的,她应该庆幸才是。

上一世,她为了太子,为了他的江山鞠躬尽瘁,他还不是违背了“共掌江山”的誓言,和萧婉茹合谋,将她置于死地。

寒旭渊,你做梦都想不到,我燕洛璃还活着吧?

不仅活着,还回到了十六岁。

这一世,你欠我的,我要百倍千倍的讨回来!

你想要得到的一切,我都会亲手摧毁!

眼底的恨意稍纵即逝,她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只是轻轻道一句:

“皇命难违。”

燕洛宁并未注意到她眼里的变化,误以为她是因为不能嫁给太子而感到惋惜,暗道一声活该!

那可就别怪她打太子的主意,到时她还不是要跪在她的脚下,对她俯首称臣!

早朝已过,丞相燕文昭气冲冲的回府,一进门就见到前院说话的两姐妹。

“父亲。”

燕洛璃福身行礼。

燕洛宁背对着燕文昭,听到“父亲”两字,心底一个激灵,面色瞬间变得惨白。

该不会,父亲早就在后面了吧?

她硬着头皮,艰难的挂上一抹笑容,转过头。

“父亲,您回来啦。”

燕文昭冷冷地看了两个女儿一眼。

“你们两个随为父进来!”

燕文昭走在前面,一脚踏进门槛,前厅堆满了聘礼,心中的怒气就更盛了。

转身对着两个走过来的女儿大吼一声:“跪下!”

燕洛璃驻足,缓缓跪下。

燕洛宁不明所以,委屈的看着燕文昭,在他的怒视之下,才鼓着嘴心不甘情不愿的跪了下去。

“说!昨天晚上,究竟怎么回事?!”

严厉的目光扫过面前的两人,燕文昭在警告她们,不要在自己的面前卖弄聪明。

“父亲,昨夜就是靖王殿下吃多了酒,在假山恰好遇上姐姐,借着酒劲轻薄了姐姐,今日早上圣旨也来了,这事儿不就这么过去了吗?”

燕洛宁心虚地开口询问,脸上摆出一副,难道还有隐情吗的姿态。

目光下意识的瞟向燕洛璃。

燕文昭眉头深锁,他查过,昨夜靖王不过就喝了两杯酒,他纵横沙场,是令他国闻风丧胆的铁面战神,那么一点酒,怎么可能喝醉?

不过说来也奇怪,那靖王竟自己承担了轻薄之名,并求旨赐婚,倒是令人始料未及。

他的目光落在了燕洛璃身上,“璃儿,你昨夜为何会去假山?”

“赴宴途中,恰好遇上。”

燕洛璃不紧不慢地回答。

……

昨夜,相府设宴为靖王寒旭尧接风洗尘。

太子原本想趁此机会,送寒旭尧一份大礼。

于是和燕洛宁合伙算计,让寒旭尧在大庭广众之下上演一场轻薄官宦小姐的戏码,顺便成全燕洛宁对靖王的爱慕。

寒旭渊为了达到抹黑寒旭尧的目的,竟然连整个相府的安危都不顾。

重生回来的燕洛璃,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阻止这个计划。

只是,她还是慢了一步。

寒旭尧已喝下了药酒,觉得有些闷热眉头一紧,他独自绕到了相府花园的假山后面,欲将刚喝下的酒以内力驱出体外。

恰巧,燕洛璃急匆匆赶来,在假山处遇上了寒旭尧,见他面容痛苦,药物已开始发作。

燕洛璃命贴身丫鬟兰儿在假山外守着,自己爬了上去。

“王爷,请勿动用内力,那只会让药效发作得更快!”

一道清冷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寒旭尧转身,便见一粉衣女子,如玉般通透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眸色深远,与她的年龄不太相称。

月光将寒旭尧坚毅的轮廓勾勒得恰到好处,那冷峻的面容,高挺的鼻梁,还有似夜空一般深邃的眼眸,令燕洛璃有片刻的愣神。

忽然,她被他扼住了喉咙,还未反应过来,就被他带到了假山处的一个凹槽。

后背紧紧贴着假山凹凸不平的石壁,钻心的疼。

抬头,对上他的双眸,燕洛璃心底打了一个寒战。

寒旭尧的脸阴沉的可怕,那双冰冷的眼眸似乎要将她吞噬。

面前的女子既知道药效,又恰好出现在此处,究竟是何目的?

他上前,胸膛几乎贴了过去,目光从脸蛋扫过,顿在了她葱白的脖颈处,那上面挂着一枚金锁。

燕洛璃?!

原来是她。

黑暗中,寒旭尧的嘴角微微扬起一个令人捉摸不透的弧度。

面对寒旭尧的压迫,燕洛璃面不改色。

“王爷,臣女是来送解药的。”

说着,她取出一颗药丸递到了寒旭尧面前,眼底满是真诚,她以为寒旭尧可能误会了什么。

药物的作用下,寒旭尧的理智在崩溃的边缘徘徊,他上下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女子,深邃的眸底划过一丝阴霾,手顺势挑起了她的下巴。

燕洛璃喉头发紧,心底慌乱之间,上方响起了他低沉又富有磁性的声音。

“你更合适。”

橘猫酱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客服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