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2章成何体统

不给燕洛璃反应的机会,寒旭尧一低头,脑袋越发凑了过来,她甚至可以听到他粗重的呼吸声。

扑通、扑通……

燕洛璃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她的脸火辣辣的,不敢与他对视,下意识的撇过头。

这一动作,落在寒旭尧的眼里,妩媚至极,于是毫不犹豫地低头凑到了她的脖颈。

突然,一阵嘈杂的声音传来。

“小姐,小姐,二小姐来了!”

假山外,兰儿一边拦着燕洛宁,一边大声地喊。

糟了……

得赶紧喂他吃下解药,若是引来别人可就麻烦了。

“王爷,您也不想落一个醉酒轻薄官宦女眷的名声吧?”

燕洛璃断定,此刻的寒旭尧还未完全失去理智。

果然,他的动作停了下来,捏住燕洛璃的下巴,重新审视着她的脸,眸子眯成了一条漆黑的缝,却没有丝毫收手的意思,嘴角的笑容更加邪魅。

“那不是太便宜你了?”

燕洛璃震惊的瞪大眼睛,他是故意的!

面对他的威胁,她没有丝毫的慌乱,反而狡黠一笑,双手缓缓勾住了寒旭尧的脖子。

“王爷,那你可不要后悔。”

娇俏的声音迎面传来,寒旭尧还来不及惊讶,下一秒就被堵住了嘴唇,迫于药物的作用,他无法拒绝,反亲了回去。

口中,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儿,他才觉得全身的热度退了下去,头脑也变得清明了不少。

然,或许是因为那温润的感觉太过美好,寒旭尧竟然有点贪恋。

“姐姐,靖王殿下,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燕洛宁就站在他们的不远处,见他二人相拥在一起,气得直哆嗦。

寒旭尧回神,凌厉的目光一扫,吓得燕洛宁不由自主后退了两步。

为了今天,她刻意的打扮,想在这里俘获靖王的心。

可偏偏,被燕洛璃占了先机!

寒旭尧从燕洛宁的眼中,大约猜到了几分。

正想抬腿走出这逼仄的空间。

但,燕洛璃的血,虽解了毒,还有点副作用。

只见寒旭尧脚步虚浮,刚走两步,就被假山的石头给绊倒,向前扑去。

“王爷!”

燕洛璃惊呼一声,下意识伸手抱住了寒旭尧的腰。

但是她力气不够,直接被寒旭尧给拖了下去。

啊!……

一声惊呼,两人双双落地,燕洛璃却没有感受到一点疼痛,反而被寒旭尧保护在怀里。

听到这边动静不小,前厅的宾客们纷纷赶来。

黑暗中,没人注意到寒旭尧的脸,他的嘴角一丝明快的笑意稍纵即逝。

“你们两人,成何体统!”

众目睽睽之下,那二人还保持着摔倒的样子。

太子的脸上掠过吃惊,随即面色冷了下去,并不是上前去将燕洛璃扶起,而只是训斥了一句,失望地看了燕洛璃一眼,转身大步离去。

就算是重生归来,看到寒旭渊如此冷漠,燕洛璃心底还是一痛。

原来,从来都没有真心,所有的柔情蜜意,不过是他的逢场作戏。

寒旭渊,在你眼里,什么都比不过你的权利和颜面?

燕洛璃眸子里划过深沉的恨意,这一微小的表情变化却未逃过寒旭尧的眼睛,他的心底不由浮上一层疑云。

夜里的事,就这么过去了。

第二天,京城里满是关于她和寒旭尧的传言。

有说寒旭尧借着酒醉,轻薄了相府的大小姐。

也有说,是相府的小姐,故意设计,想要攀龙附凤。

更有人说,相府的大小姐本就与靖王爷情投意合,院中幽会刚好被撞上了。

……

此时,前厅内。

燕洛璃不解地看了燕洛宁一眼,故作寻思道:“妹妹,你昨日盛装打扮,去假山做什么?”

燕洛宁心底“咯噔”了一下,随后灵机一动,回道:“我是见姐姐去了假山许久未出来,担心姐姐安危,遂过去看看,哪成想……”

她低头掩面而泣,控诉燕洛璃的不识好人心:“父亲,我好心好意的去看看,姐姐竟然冤枉我刻意安排。父亲,您可要为女儿做主啊!”

说着,她挪着膝盖,上前抱住了燕文昭的腿,哭得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燕文昭的目光一瞬间冷了下去,俯身抬起燕洛宁的头。

“宁儿,你怎知是刻意安排?”

燕洛宁一下收住了哭声,诧异的看着燕文昭,眼底的恐惧越来越浓。

“我……”

燕洛宁一个响头磕在地上,“女儿知错了,女儿只是心系靖王殿下,女儿才会,才会……”

“荒唐!”

燕文昭气急败坏地扬起手,一掌重重地打在燕洛宁的脸上。

他堂堂丞相真是教女无方,怎么会教出这么个不知廉耻的女儿来。

“来人!将二小姐拖下去,家法伺候,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踏出房门半步!”

家丁上前,将燕洛宁拖到门外的板凳上,便毫不留情的开始实施家法。

“啊!……”燕洛宁一声惨叫,眼泪鼻涕全都流了下来糊做了一团。

“父亲,父亲!……女儿知错了,女儿知道错了!父亲,父亲您饶了女儿吧,父亲!……”

燕洛璃跪在旁边,听着燕洛宁的惨叫,面无表情。

燕文昭看着自己的大女儿,布满岁月的眼眸微微眯起。

“璃儿,你可知错。”

燕洛璃缓缓地磕了一个头,然后挺直了腰板。

“女儿知错,请父亲责罚。”

这个女儿,聪慧睿智,什么都好,唯独有一点,就是眼力不行,看不出那太子是什么样的人。

“错在何处?”

燕文昭心下一顿,总觉得,今日的燕洛璃似与往日不同。

“女儿错在有眼无珠,轻信他人。”

是她愚蠢,是她眼瞎,才会被太子的甜言蜜语耍的团团转以至于妄送了性命,这一世她绝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还要他寒旭渊血债血还!

她虽未说破,但燕文昭倒是觉得欣慰不少。

这丫头总算是开窍了,也不枉靖王如此护她。

“去祠堂,对着你母亲的长明灯,跪着好好反省!”

燕文昭的语气缓和了几分,燕洛璃领了罚,便独自前往祠堂。

偌大的祠堂里,就燕洛璃一人跪在生硬的蒲团上,上方是燕家的列祖列宗,以及母亲的长明灯。

跪在这里,她回想了很多,心也慢慢平静了下来。

不知不觉,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屋外传来细微的窸窣声,燕洛璃警惕地回头,却没看到任何的异动。

她闭上眼睛,仔细地辨别外面的动静,很快锁定了来人的位置,她虽没有武艺,但五识敏锐于常人。

“既然来了,为何还躲着?”

橘猫酱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客服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