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一章 心人(一)

我人生的一大半时光将注定在深宫中度过,自十二岁那一年,我便有了这样的认知。这一年,德顺二十五年八月,十七岁的二皇子文川被册封为太子。

恰是那个立储前的春天,那个明媚的午后,当文川绽开和煦笑容说出那句每次见面都会说的话时,我并没有如每次那般嬉笑闹过,而是红透了一张脸,鼓起勇气轻轻“嗯”了一声,很快带着环佩环铃两个丫头头也不回的跑开了。

“愉儿妹妹,等你长大了,嫁给我做王妃可好?”

我是慕冠愉,是吏部侍郎慕方哲最小的孩子,也是唯一的女儿,自小受尽宠爱,无人能及。幸运的是,这样一个集无数溺爱在一身的官家小姐,并没有养成骄纵傲慢的性子,反而知礼好学,十岁便博得了“才溢颖慧”好名声。

爹爹十分欢喜,更加的事事依着我,我现在所在的别院,便是爹爹在我十二岁那年送与我的生辰礼物,这两进优雅的庭院和一大片郁郁的林子,都仅归我一人所用。

如今的我坐在林子里山坡上的小亭子中,回想着三年前的那一刻,依旧会兀自甜蜜。那时候的我,应该是尚不懂得情爱的,只是懵懂着,觉得川哥哥是最好的哥哥,能嫁给他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尽管我家中已有三位兄长,但文川并不如家中的哥哥们一般对我仅是无条件的宠溺保护,而是给我讲很多闺房外面的事,会偷偷带我出去玩,即使是成为太子之后亦是如此,私下说话还常常与我相争,他最常说的话便是“不讲道理的女孩子不可爱”,每每都能成功的使我闭嘴,扭过脸去不再理他,而他则会笑嘻嘻的再来哄我。

近两年来,与文川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了,每次相见,他也越来越多的谈论着国家大事、治国之道,让我根本插不进嘴。我也不恼,只是看着他神采飞扬的样子,心里头想着,川哥哥果然是最适合做太子、做皇帝的。

想及此处,我不禁微微的笑了。

“小姐,小姐!”一只手臂在我面前挥了几下,“又想到高兴的事了?不如跟奴婢分享一下!”

“不足为外人道也——”我微微抬了眉毛,看着环玲还未及多说,就见环佩领着两个小丫头端来了茶水点心和果品等吃食,一一摆在凉亭的石桌上。

见她如此隆重,我心下了然,并不开口问,果然很快环佩清了其他人,对我说:“小姐,刚才小喜叫人过来了。”

我轻轻点头,知道一会儿文川下了朝会过来这边,前阵子他随皇上南巡,回来又是在忙着议北方边防的纠纷,算算已有二月余未见,心中不免一阵期盼,然而抬头却见环佩有些失神,发觉我的关注又有些闪躲。

“环佩?”环铃在石凳上放了薄垫,我坐下来,“怎么了?”

环佩虚应着:“小姐,还是让太子殿下亲自跟你说吧。”

我自是不肯妥协,也不说话,只是坚持看着她。

环佩心知躲不过,轻轻叹口气,道:“小姐,听说今儿个皇上又给殿下指了一位侧妃,是新状元的妹妹。”

“又娶侧妃啊?今年这都第二回了!”环铃咋呼着,被环佩剜了一眼,赶忙闭嘴,偷偷的望我。

我只是平静的将眼别了开去,新状元么,那个几个月来令朝野侧目的宋浩然,政见突出,敢想敢干,所有人都看好他的前途,定是会被重用的罢。他那个妹妹宋碧宁也是声名远播,据说是位才德兼备的女子,不少官家少爷的娶妻首选,如今被指给文川做侧妃,倒也是众望所归。

皇上去年开始便身体状况不佳,几次流露出疲惫欲禅位的意图,现在将重臣家中女子陆续指给文川,想必是在为他铺路了,一如年初时将兵部尚书嫡出的二女儿乔静云指给他一般,而早在去年便入府的第一位侧妃赵惜墨更是位宗亲郡主,而今已有七个月的身孕。

这些在他继位前便入府的女子,将来入宫后可一举封个高的位份,至少也会是九嫔或妃位,虽不能正位中宫,也比选秀入宫一点点熬上去来得快捷多了。

提起正位中宫,我的眼神迷离了起来,缓缓的站起身,朝紫禁城的方向望去,四月的天气,并不十分清朗,那隐约的红墙里面,千年来埋葬了多少女子的年华和梦想,又有几人能登上后位,母仪天下呢。

爹爹仅仅是个侍郎,所以太子妃,也就是未来皇后的人选中断断不会有我,想必会在丞相或大将军府中选一位,而我许是在将来幸运的也被指为侧妃,许是一两年后入宫参选,让文川在一片莺燕之中钦点下我,留我在那个巨大而荒芜的宫墙内,消耗掉这一生的年华。

“小姐,殿下和王爷来了。”

我回过身,见文川和与他同母养育的五王爷文朗一行已进了园子的拱门,我没有如以往般迎上去,而是安静的等在原处,待近了,稳稳福下身去:“愉儿见过太子殿下、五王爷。”

我以为自己是看得开的,但开口之后的冷涩到底是让自己都吓了一跳。

见我如此生疏,文川一把拉起我,急急叫道:“愉儿!”

我抬眼望着他,他却没有了下文,此时一旁的文朗笑了出来:“看来小愉儿的消息十分灵通,二哥巴巴的赶了来,还是迟了呢。”

愣得一下,我顿时有些脸红,皇上赐婚,身为皇子哪有拒绝的道理,更何况是集天下大任于一身的太子,他能巴巴的赶了来,便是心中有我,我还能有什么立场怪他。

心里恼起自己的任性,嘴上却不愿输了去,转过脸去给了文朗一个大大的笑容:“朗哥哥这不也是巴巴的跟了来,是来看什么呢?”

说完我极虚伪的摆了个灿烂的笑脸,很快收起表情,维持着大家闺秀应有的浅淡举止,眼睛盯着文朗的腰带,轻言道:“五王爷大驾光临,令小女子这寒舍陋园蓦然增色、蓬荜生辉,这边备下了茶果点心,王爷请自便,奴家不多陪了。”

说罢便拉着文川作势欲离开亭子,另寻清静之地。

文朗果然立刻垮下了脸:“愉儿愉儿,别呀,我才说了一句,你看你,怎么能遗弃我,此次前来还有事相求呢!”

我很满意收到的效果,不由得笑了出来:“朗哥哥也有开口求人的时候,当真是难得。”

将他们让至石桌旁,正要落座,却见文朗从身后拉出一位娇小的女子:“愉儿,这是睿蓉。睿蓉,这就是常跟你提起的冠愉,二哥心心念念的愉儿妹妹。”

我一见生人顿觉大窘,环铃环佩以及小喜等人都是见惯了我们几人嬉笑打闹的,方才只顾着使小性儿,竟没发觉他们还带了旁的人来,想起之前那般无状实在是尴尬万分,一时笑得都有些僵硬。

那睿蓉亦是眼中含笑,轻轻福了下身子,声音中都含了笑意:“愉姐姐。”

我赶忙拉过她的手,稍一打量,身形与我差不多,有着南方女子的柔弱,却有着一双灵动的眼睛,一身鹅黄长裙将她衬得精致白皙,甚是可爱。

不由得夸赞出口:“哇,这精雕玉琢的美人儿打哪得来的,存心是要把愉儿比下去呢。”

睿蓉蓦的红了脸,我自也笑着让了大家落座。

“睿蓉小你半年,家中姓石,是前任江南织造石之江的女儿。”文朗看着我,淡淡介绍。

我恍然,是那位前段时间因着一件贡品案子而牵连获罪的南方官员,据说案子蹊跷之处甚多,似乎还牵涉到京城要员,主事官员明哲保身,草草结了案,报到京城,众人见皇上虽有疑虑,却也无意深查,更是无人再提。

再看那石睿蓉,此刻已是红了眼眶,我也说不出什么,只握了她的手。

文朗此时又道:“此次南巡途中,她哥哥石睿尧竟意图拦下圣驾申冤,差点被当作刺客处决了,幸亏被二哥及时拦下,禀了父皇,父皇的意思是让二哥带他回京城,再行论断。”

说罢,文朗看了看睿蓉,又看向文川。

文川点头:“现在石睿尧在我府中做了名侍卫,而睿蓉——”

他顿了一下:“我那就不方便安排了,所以带到你这边来。”跟着又补了一句:“私下里,睿蓉便如咱们妹妹一般。”

这最后一句不禁让我哑然失笑,是了,文川府中已有两位侧妃,眼看着第三位也要进门,留一位未出阁女子在府中自是不妥,而文朗则因未娶而尚未分封府邸。

然而尽管如此,着个下人送过来就是了,如此隆重的由他二人亲自带来——

“让我猜一下,皇上定不知道你们还‘顺便’带了位小美人回来,而这位‘私下’的妹妹,想必重要的紧呢!”我转过头看文朗,不出所料的捕捉到了他眼中波动,更加了一分笃定,故作惊讶:“朗哥哥是要在愉儿这金屋藏娇?”

这一句让一旁的睿蓉把头低得快要看不见脸孔了,我亦是笑得揶揄,文朗愣一下才道:“愉儿啊,还有什么是你猜不着的。”

我愈发得意,文川则是淡笑着开口:“愉儿,别闹他们了,你园子里可还有单独的院落,给睿蓉安排一下,她此次进京只带了一个小丫头,你再给指两个。”

我自然明白是要安排得方便他们一对儿璧人相见,嘴上却意犹未尽,不肯放过这难逢的大好良机,道:“单独的院落倒是有,可是我见这么精致美丽的妹妹,怎么忍心让她单独居住呢,不如我们同住一个院子,最好是同居一室,才好促膝细谈呀!”

睿蓉自是不会开口反驳,只是看了一眼文朗,文朗则马上一副求饶的眼神飘过来。

我总算笑得心满意足,招过憋笑憋得脸都红了的环佩环铃:“带石小姐到小池轩,再挑两个伶俐的丫头。”

我过去拉起睿蓉的手:“睿蓉妹妹,咱们文朗王爷自小就立志学他的五皇叔,做个闲散王爷,得一佳人便不问世事,鸳鸯相伴游山玩水悠然自得。婚事他已推了好几年了,连侍妾都没有一个,只是一心盼得倾心佳人。虽然无甚大志,但对咱们女子来说,能得此夫婿,可是三世修来的福分呢!”

一袭话说得有褒有贬,文朗讷讷的说不上来什么,我又悠悠的看了文川一眼,还是笑着推睿蓉:“快去吧,再闹你,朗哥哥可是要记恨我了。”

睿蓉笑得羞怯,也带着几分幸福,告退着随环铃去了。

锦言妙鱼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客服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