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一章 美梦变噩梦!

华贵的大门再一次被推开,原本喧闹的水晶大厅,瞬间安静下来!

来人正是全城第一权少——冯轩!

他俊美无暇的脸上,挂着丝丝微笑。

看起来十分平易近人,可眼底的冷冽光芒,让人不自觉的敬畏!

——这一切都很正常,这就是冯轩!

他的身边,半挂着一个妖娆的女人。

女人穿了一身火红的红裙,红裙很性感,前深后挖,能露的优点尽露个遍。

他的身后,照例是雷打不动的两个黑人保镖,这是冯少出场的标志!

——这一切也很正常,这才是冯轩!

大家的目光,移的很快,立刻看向令他们集体失声的关键人物,冯轩的妻子——宋小西!

作为Y市最贵气又最花心男人的妻子,她会怎样面对这样的难堪呢?

宋小西站在婆婆的身边,看到冯轩的时候,脸上带着一抹甜蜜和惊喜,提裙向冯轩走去。

也不管自己那声端庄含着娇羞的“老公”二字,在宴会大厅里显得那么突兀,她的表情自然,步伐自然,反应自然,好似她就应该是这样的反应。

红衣女子的表情有点挂不住了,刚才还笑中带着自得,现在眼见人家正室没有什么反应,她心里就有反应了。

宋小西走到冯轩身边,脚微微一侧,长裙挡着的鞋跟,踩到后面红衣女人的脚趾上。

红衣女人吃痛,手臂一松。

宋小西趁机不着痕迹地将自己的手臂,放到冯轩臂弯中,紧跟着用不高不低,但足以让人们听见的声音说:“人家给你发的短信你没看见吗?都说今天我来了,你还带秘书,真是的!”

后面的红衣女子这才发现,原来宋小西不知不觉带着冯轩向前走了两步。

现在看来,她真像是秘书退场,不由银牙紧咬,可到底不敢在这里乱闹。

她将目光投向冯少,希望冯少能够给自己出气,把这个不讨喜的正房给收拾一下!

冯轩侧头垂眸看向宋小西,只见这女子笑得温婉,浅眸含娇,怎么也看不出是个有心计的。

他抬起眸,没有说话,眸光在厅中略略一扫,不温不火以示警告,大家立刻回神转头继续聊,这是没戏看了!

松口气的冯母吴兰芝走过来,先是狠瞪了红衣女子一眼,那红衣女郎忍不住又往后退了两步。

“回头你身边的秘书也该换换了!”吴兰芝放轻声音,却是对着儿子说的,声音轻,话却坚实。

冯轩扯扯唇,没有发表意见,他再次瞄了一眼身边的女人,她原本敛眉微笑,乖巧的要命,却突然笑容灿烂,声音愉悦地开口了,“妈,我就说轩的品味高嘛,您看他一到场,所有人都给震了呢!”

这是一句恭维话,冯轩的身子忍不住抖了一下,仔细一听,这分明又不是一句恭维话,因为全场震了明明就是他带了一个女人,带的不是他老婆。那自己这“抖”,究竟是因为肉麻还是她笑里藏刀?

他仔细向她眸里看去,她笑得灿烂自然,他没找到那把“刀”!

吴兰芝脸上的表情这才松了,看着这位懂事识大体的儿媳,十分满意。她还是不忘警告儿子,“你要是敢弄砸了潘太太的生日宴,我跟你没完!”说罢,她看向儿媳道:“小西,跟我去见见潘太太!”

“好的,妈!”宋小西应了声,手臂从容地收回,看向自己的丈夫,温柔一笑,“老公,我先去了哦!”

冯轩忙嫌恶地把目光移开,仿佛会污了他的眼,他最讨厌这样的女人,百依百顺又无趣,果真他带个女人上门挑衅她都没一点反应,简直无聊得紧!

他双手插兜,嘟嚷一句:“脏死了,先换衣服!”

冯少爱干净,他的臂弯有两个女人的手臂停留过,不知道他指的“脏”是哪一个?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冯少一天擦十遍手、换五套衣服,那是很正常的!

红衣女子堪堪走上前,轻声叫道:“冯少?”声音中有着惶恐!

冯轩没有看她,他有点慢不经心地微转着自己的红宝石戒指,语气懒散,“没用的东西,滚吧!”

说的似是轻巧,可这是一句命令,红衣女子心虽不甘却也不敢违逆,谁不知道冯少多情却又无情,心柔却手辣!

红衣女子退下却没有离开,她不甘心,众多优秀女人之中,她好不容易入了冯少的眼,有了今天这样的机会,居然这样就完了?她到现在都没弄明白她是怎么输的?明明那个女人平淡的跟任何一个大家闺秀没有一点区别,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厉害的人。

她偷溜到洗手间,打算找机会把今天的仇给报了!

应付完潘太太的宋小西来到洗手间补妆,红衣女在门外摆上“正在打扫”的牌子,然后恶狠狠地走了进来,显然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

宋小西在镜中扫到红衣的影子,没有吃惊,她一边不紧不慢地往脸上补着粉,一边轻松说道:“原本想着参加完宴会就去开房吧,扰了你的好事,真是不好意思!”

这次轮到红衣女错愕了,不仅是她说对了自己的心思,更重要的是,眼前的这个女人,跟刚才那个,是一个人吗?如果不是一样的衣服、一样的脸,她定会以为自己认错了人。

“你叫什么名字?”宋小西又开口。

她没说话,宋小西合上粉饼,瞥她一眼,又说:“问你呢,叫什么名字?”她又打开腮红,调色,轻扫!

“哦!朱琳!”红衣女说完才意识到自己占了下风,干什么要回答她的问题啊!

宋小西又一次开口,语气从容,干脆利落,更不同于刚才那甜蜜柔糯。

“朱琳啊,劝你一句,冯轩不是你能玩起的男人,驾驭不好,轻则断手断脚,重了……你自己猜吧!上他的床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我想都不用想,至今你还没能爬上他的床是吧!”

宋小西盖上口红,转身就要往外走。

朱琳觉得自己被羞辱了,又觉得不能这么放过她,于是挡在她身前,恶声恶气地说:“别以为你说这些,我就会领你情了,他说他喜欢我,说我够辣,说你就是白开水,毫无味道,他说他碰我也不会碰你的!”

说到这里,她冷笑一声,眼里闪着恶毒的光,“反正大家以为我走了,如果我撕了你的礼服,弄乱你的头发,看你还怎么在这上流社会立足?”

面对着比自己高出一大截、模特身材的朱琳,宋小西丝毫没有慌张的意思,反而目光含笑地看着她。

……

五分钟后,宋小西走出洗手间,米粉色的礼服熨帖不见一丝凌乱,妆容干净,头发依旧精致,她脸上带着端庄大气的微笑,步伐淡定,徐徐转进宴会大厅!

再看洗手间里——朱琳坐在地上角落,表情痛苦地揉着脚,本就性感的红色礼服此时已经破烂不堪,仅能蔽体,更不要提头发乱的像鸡窝,浑身都在痛,也不知道脸上有没有被打出伤来。

今天对她来讲,那就是美梦变恶梦。

冯少的床没能爬上,那看似好欺负的正妻居然是个——暴力女?

最让她震惊的是,暴力女在出门那一刻,轻飘飘丢给她一句话。

“知道你为什么永远也爬不上冯少的床吗?因为冯轩他是——性无能!”

夜澜景美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客服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