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1章 做得很好,再像一点

头疼,头好疼。

安木槿缓缓睁开眼睛,竟然自己莫名其妙地躺在重重红纱帐中。

这是怎么回事?饶是冷静沉着如安木槿,也被惊到了。

她是现代王牌特工,无意间得到一把冰凝扇,不成想因此引来一场杀身之祸。

明明心脏中弹了,一转眼却出现在这儿,还没有受伤?

难道……冰凝扇的传说是真的!

传说冰凝扇能让人穿越古今,并且冰凝扇中有着巨大的力量,无人能敌。

安木槿下意识的向自己腰间抹去,果然冰凝扇还在。

安木槿很是肯定冰凝扇起了作用,自己这是穿越了。

安木槿从床上撑起身子,却感到浑身虚软,没有一丁点力气,才刚刚离床十厘米,腰间一软,猛地摔回床上。

只是虚软,却没有疲惫难受,也没有之前受伤的感觉,安木槿不由得猜测,这是被人下药了?

自己原本可没有被下过药,什么情况,难道她不是带着身子穿越,竟然还是魂穿?

安木槿心中越发警惕,开始观察环境,做出应对措施。

这是一间华丽至极的古人居室。

大理石地板,朱窗精雕,檀木香几,琉璃彩绘屏风,……无一不诉说着主人的身份,非富即贵,且不是小富小贵能够拥有。

要么是皇族,要么是百年世家。

自己却被下药丢在这里,安木槿皱起眉头,能够被下药,可见自己这具身体的身份比屋主人身份低很多,才会让屋主人觉得下药绑回来玩玩无所谓。

若是这种可能,情况真是糟糕透了,安木槿唇角不由泛起一丝苦笑,但这苦笑很快被她强压了下去,眼中神色越发坚毅。

活下去,好好活着,什么仇,只有活着才能报。

安木槿紧下唇,双手伸向床缘,五指狠狠往下抓住精美的雕花床边,一步步艰难地往床外挪,她决不能坐以待毙,至少要找到防御自保的工具。

终于,安木槿爬下床,她很快发现被朱红帷幔遮住的地方露出一道光,那种反光,只有镜子才有。

安木槿又朝帐幔背后挪去,一个两米高的落地镜镶嵌在墙上,将镜中女子映照得分毫毕现。

一张清艳出尘的脸盘上,是清冷如月的眼眸,眼尾上挑带出无尽风流,正是自己本来样貌,只是右眼角下还多了一小朵红色木槿花纹样,额头上却被撞出血迹斑斑。

看来,原主寻死了。

望着镜中美人,安木槿心中生起怒意,她穿越前是组织的王牌特工,何等体面。可现在的身体居然披着一袭妖艳的玫红纱衣,将玲珑有致的身段淋漓致的展现出来,一副等人临幸的姿态。

如今,那玲珑的身躯,与冷清面容,出尘气质结合之下,美得惊心动魄,任何男人都阻挡不了的魅力。

安木槿越是愤怒,心中却越发冷静,原主撞得头破血流,她竟然感受不到一丝疼痛,而且身体除了无力虚软,却没有重伤之后的虚弱迹象。

而眼前镜子,竟然不是古代常用的铜镜,镜面居然比现代的玻璃镜子更加清晰,这该是怎样的技艺?光是稍稍一联想,就心惊不已。

思及此,安木槿无端地一阵头痛,与此同时,无数记忆涌入安木槿的脑海中。

安木槿仔细理了理思绪,目前将当下的重要信息提炼了三点出来。

其一,这是一个以念力为尊的时代,平明百姓都有些或多或少的念力,而她是个废柴。

其二,她是安侯爷府中不受宠的嫡长小姐,她们都叫安木槿。

其三,她是被自己庶出的妹妹下药,送到了这个地方,想让她失去清白夺走她的未婚夫。

别的不说,就这单单三条信息,就足以说明老天爷给了她一把烂得没底的牌,好在她是现代的王牌特工,即使再烂的牌,她都得赢得漂漂亮亮的。

她三妹安沫不是想让她失去清白吗?不是想抢她未婚夫吗?

很好,她安木槿就从这里下手,她计划着一定要让欺辱原主的人看看,她们印象中,那个任人蹂躏的傻子废柴是怎么涅槃的。

不对,等等!

貌似情势比自己想象中还糟糕,居然是身处青楼,还是被下了春.药!

只因为她开始有了些许反应。

怎么办?

看记忆中那王公子虽然纨绔,却也是有三阶人境念力的人,她哪怕砸碎这房间的镜子用来自卫,也伤不了那人分毫。

想到此,安木槿心中浮现出深深的无力感,那么的挫败,她的人生中从来都是战无不胜,真的要认输吗?

碰地一声,宣判死刑般,门被大力推开。

屋内光线较暗,又挂着重重红色纱帐,悚然射进的炽烈白光,让安木槿眼前一暗。

待回过神来,自己已被人握住手腕,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猥琐的肥脸,两只贼眼,轱辘轱辘地直转,就差留下口水了。

“放手……”

安木槿一声怒喝,因为被下了药,这声音听起来不仅没有怒意,反而软绵绵地勾人。

“小美人,别害羞。”

王胖子听得浑身一颤,肥肉一颠一颠,顺着玉藕般的臂膀往上摸。

摸得安木槿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恶心得想吐。

真的要这般任人宰割,侮辱吗,安木槿发现,随着王胖子的手,她浑身不只是最初的虚软竟然变得动惮不得。

安木槿心中又急又恨,恨不得将这胖子丢进油锅里的炸,但此刻她却无能为力地躺在地上被人猥亵,那种被动的滋味太不好受。

随着那双叠着肥厚脂肪的大手,摸上挺翘的红唇,一向自信坚强的安木槿心中壁垒陡然塌陷,漫天委屈涌向心头,心尖一痛,一口腥甜涌上喉咙,泪水随之滚落。

王胖子看她哭得又娇又美又惨,也不急着行那事,将手指头伸入安木槿嘴中,想要模仿交合的姿势来回抽.插,从心理上彻底征服这个肖想已久的美人。

春.药还没发作,等到发作了,贞洁烈女也得变成淫.荡.妇人,到时候,想到此,王胖子的目光愈发淫邪……

安木槿强忍住泪意,凭着极大的意志,在口间聚集起一丝力气,趁着王胖子的手伸入口中,一举咬在关节处,脆弱的关节嘎嘣一声,竟然被安木槿咬得碎裂开来!

王胖子痛得一声惊呼,扬起一巴掌向安木槿脸上挥去。

巴掌还未落下,一支金光凝成的小箭穿透王胖子掌心,将他死死钉在地板上。

王胖子吓得脑子里轰然一响,随即大呼救命,嘴巴一张,却一丝声音也发不出……

只见红色纱帐被无形清风吹得飘飘逸逸打转,一阵清冽的梅香扑鼻而来。

纱帐落回原处,身披黑色长袍,垂落一头黑色长发的俊逸男子凭空出现在房屋中央。

“咦……”

男子发出一声轻呼,被无力躺在地上的安木槿惊艳不已,她平身阅人无数,送上门的美女不知凡几,却从没见过一个美人像眼前这般。

气质淡雅,人似天边皎月般散发柔和洁净的淡淡光芒,气质清艳出尘更胜仙人,但一袭红纱裹身勾出玲珑身段,平添无限妩媚妖娆,两种不同的气质在她身上结合,却一点也不矛盾,直勾得男人为其疯狂。中了那么久的合欢散,一双眼睛却依然澄静清明。

就连王胖子都要承认,今日的安木槿比他往日所见还要美上十倍,气质更是天上地下。

但男子长居高位,一身贵气天成,短暂惊艳后很快回过神来。

他一把捞起地上美人的腰,感受到红衣美人的腰身不盈一握,就算隔着红纱他仍能感受出腰上肌肤的细腻光滑。

男子一向禁欲,不谙情事,但此时却被安木槿勾得无师自通般耳语道:“你帮我掩护!”

随着男子话音一落,安木槿被禁锢的身体很快松快开来,春.药终于发作最大效用,一丝丝瘙痒从脊椎处漫向全身,心里空虚得就像被羽毛刷过,她忍不住靠近男子的身体,将脸埋进男人怀里。

“好……嗯啊……”一丝呻吟泄出喉咙。

甜美嗓音,如陈年佳酿,令人沉醉。

男子的手抚摸上安木槿光滑如丝绸的长发,只觉得眼前的少女是地狱爬出来的魔,要引诱他坠入无间地狱,心里默念着清心诀,俊逸非凡的脸上覆着一层寒冰,道:“做得很好,再像一点?”

再像一点?安木槿双颊被春.药烧得迷迷糊糊,一双眸子也蒙上了水色,身体里有火在燃烧,只有紧紧贴近男子时才得到一丝缓解。

男子清脆而富有磁性的声音拨动她的心弦,让她忍不住向男子靠得更近,一双又细又长的玉腿盘上男子精瘦的腰身,双手挂在男子脖子上,呜呜咽咽地蹭。

噔噔哒哒,远处响起敲门声,随即响起一道男人礼貌而又焦急地声音:“打扰了,请问有没有看到一个黑衣俊美的男人,看到有百两黄金重谢。”

锦鲤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客服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