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1--2章 穿越老梗

文杨今天真是够倒霉的。

她撞见男友出轨就算了,还被小三推出马路,撞上了迎面而来的车子……

一阵天旋地转后,文杨感觉头晕晕沉沉的,疼的厉害,嗓子干的都快要冒烟了。

自己竟然没有死!

文杨暗自庆幸,慢慢的撑着坐了起来。

她微微睁开眼睛,整个人都愣了。

这哪是什么医院病房啊!

还古色古香的屋子,看起来像文物的装饰,这到底是在哪里啊!

文杨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这身衣服不是自己的呀!

她也顾不得头疼和嗓子了,急急的就想站起来,可不知是被撞的后遗症,还是怎的,还没等站起来便又倒了回去!

不会是撞坏腿了吧,完全没力气啊!

这时,只听屋外有人说话的声,文杨谢天谢地松了口气,可算是有人来了。

“绿绮,你进屋去看看格格醒了没,这都第三天了,怎么还没醒?还是我再去求求福晋,再把大夫请过来给格格看看?”喜乐担忧的问着。

他是真担心啊,万一格格要是出事了,他们这些奴才可讨不了好!

“格格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也不活了!”绿绮抽抽噎噎的说着。

她们格格都昏迷三天了,郡王爷也没来看过一次。

福晋也只请了大夫来看过一次,便不再来了。

她可怜的格格啊!

“快打住,这话可不能说!”这时候也顾不得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了,喜乐赶紧伸手捂住绿绮的嘴。

说这话不是在咒格格?要是被人听了去,他们有几条命来抵啊!

绿绮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赶紧住嘴,不再言语!

“好了好了,你先进去看看格格怎么样了!”喜乐叹气。

绿绮也才十三岁,格格也不过十三四岁,他算是他们院里年纪最大的了,他得担起责任来才是!

绿绮点点头,小心翼翼的推开房门,喜乐背身站在门口。

绿绮进屋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床上的文杨,一脸的惊喜跑过来。

“格格,格格您终于醒了?您感觉怎么样啊?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格格,您吓死奴婢了!”绿绮说着说着就红了眼眶!

她从小就伺候格格,就是格格嫁到雍郡王府来,也只带了她一个,可见她们主仆关系有多好了!

文杨尴尬的收回被绿绮抓住的手,这妹子嘴里的格格或许大概叫的是她吧。

但是她很肯定她不认识这妹子,而且这妹子的打扮再加上她的称呼,再加上这屋子古色古香的装扮。

文杨脑子里只闪过一个念头:她,穿越了!

她默默的把手收回来,不动声色且带着防备的看着面前的小丫头。

她现在是两头抓瞎,不知道这是什么朝代,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她不敢随便发话。

万一被察觉出不对来,被人当做妖怪烧了,那都没地儿说理去。

虽然她这借尸还魂确实有点那什么……

“格格,您怎么了?还有哪不舒服?您说话啊,您别吓唬奴婢啊!”

绿绮看着文杨反常的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直直的看着她,眼里带着防备便吓坏了,直接就哭了出来!

“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外头的喜乐也着急道。

一开始听到绿绮说格格醒了,他是真的高兴啊。

可是还没高兴完呢,就听到绿绮这哭声。

再加上完全没有格格的声气,哪还待的住啊,也急急忙忙的冲了进来!

“乐子,你快来啊,格格,格格她不对劲啊!”绿绮可算是找着主心骨了,拽着小乐子就往里间文杨面前扯!

文杨有些吃惊,看着温温柔柔的一个小姑娘,没想到力气还挺大的啊!

喜乐心里直骂道,没有格格的吩咐,他一个奴才哪有资格往格格的卧房里待着啊?

这绿绮也是急糊涂了,不过,格格不会真的不好了吧。

否则绿绮怎么会这么急切,连这些规矩都给忘了?

喜乐一进里头,看到文杨稳稳当当的坐在床上,这没什么不对劲啊?

“格格吉祥,格格醒过来了,真是菩萨保佑啊,奴才给格格请安了,格格大喜啊!”喜乐直直的跪下给文杨请安!

文杨一惊,她哪经历过这个啊。

虽然她告诉自己要淡定,但是说到底她是现代人,这跪拜的没有人权的礼节,她还是习惯不了。

文杨想起身扶喜乐起来,只不过还没站起来又是眼前一黑,差点儿栽倒在地上,还好绿绮眼明手快的扶住她!

“格格,格格您慢点儿!”绿绮别看人没多大,但是力气却是够的,一个人都不带帮忙的又把文杨塞回了床上!

文杨无语,她这身体究竟是有多虚弱啊!!!

“我……,你……”文杨刚开口,声音沙哑的难听,嗓子干的难受,“水……”算了,什么事都比不上喝水重要!

喜乐一听,立马起身到桌子边倒了一杯茶水,递送到文杨面前,“格格,来,慢点喝,小心烫!”

文杨也不废话,端过杯子呡了一小口,发现茶水是温的并不烫,于是大口的喝了起来,一直喝了三杯才停下来!

“格格,您怎么样了?头上的伤还疼吗?”绿绮小心翼翼的,摸了摸文杨后脑勺上的伤,一脸的心疼。

她们家格格从小就没遭过这样的罪,在府里老爷福晋都宠着她。

现在嫁到雍郡王府来了,受了伤,郡王爷一次都没开看过。

头受伤了?文杨伸手摸了摸后脑勺。

虽然文杨平时不怎么看小说,但是关于一个万年不变的穿越的梗,文杨还是知道的,那就是——失意梗!

没办法,谁让她完全没有原主的一丁半点的记忆。

文杨轻轻的抚摸着后脑勺,想着待会该怎么开口说出她失忆的事。

要让她们知道,但是也不能声张,她现在是完全没有底的!

“格格,您怎么了?怎么这么看着奴婢啊?”绿绮自己上下打量了一番,又看了看喜乐才有些惴惴不安的问着。

格格怎么从醒了之后就有些奇怪呢?

“你们,是谁?”文杨迟疑的问道。

毛线球儿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客服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