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一章 出言挑衅

“娘娘,娘娘快醒醒啊,怎么睡过去了?娘娘!”

不高不低的声音传入暮婵耳里,一声又一声直叫的人烦躁不已,身子还被谁轻微摇晃着,弄的她胃里翻江倒海,想吐又吐不出来。

“太子妃这是怎么了,方才不是还好好的吗?”

“奴婢也不知道,方才还在喝酒呢,兴许多喝了两口有些醉了。”

“酒量不行还逞什么能,以为自己是太子妃便能多喝两杯了么。”

暮婵感觉有些不对劲,她似乎在一个有很多人的地方,酒杯交盏的声音,乐器交奏的声音,还有人与人的窃窃私语,嘈杂的,清醒的传入耳里。

这是在做梦吗?可为什么脑子越来越清醒。

“娘娘,你这是要急死奴婢了,你这是怎么了呀?”

肩上的双手摇晃的越来越用力,暮婵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皮,有些迷糊的看向身旁急的快哭了的人。

她穿着一身青衣,两个圆滚滚的发髻垂在耳下,眼里闪着莹莹泪花,焦急的眼神在自己看向她那一刻变为了欣喜。

“娘娘,你总算醒过来了!就算这是家宴,你也不该当着众人面打瞌睡的呀。”

“娘娘?你是谁?”

婢女眼里满是疑惑,结巴着回道:“奴婢,是,是夏夏啊。”

奴?奴婢?暮婵瞪大双眼看向她,随即转过头看向眼前,差点被吓掉了下巴。

一群身着雍容华贵衣饰的男男女女举杯交盏着,每个人都打扮的十分隆重,女子更是金银珠钗挂满了发髻。眼神往右边望去,顺着红色地毯阶梯而上,是一座四四方方的金色台桌,而那台桌后坐着一不怒自威的中年男子,他穿着一身明黄色龙袍,嘴角微微带笑,像俯瞰众生般望着殿下众人。

而就在暮婵旁边,离她一步之遥的地方,也坐了一神色冷峻的年轻男子,穿的是一身杏黄色的蟒袍。

似乎是感觉到了她的目光,身旁那男子皱眉看了过来,却眸光一凛,像是警告的眼神。

暮婵急忙低下了头,脑海开始飞速的运转。

首先,这好像并不是梦,这里的一切令她感觉无比真实,但是,她又无法相信这是真的。

因为她记得在失去意识的前一刻,明明在海边拍摄mv的,海边的风很大,不小心把帽子吹走了,她没顾工作人员的劝阻去捡帽子,一个海浪袭来,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就算再次醒来,不是在海边就应该在医院的,可为什么是这里?

暮婵双手不自觉的握紧裙摆,指尖透过细软的衣料深深嵌入掌心里,疼痛从手里传来,它在告诉自己,这的确不是梦。

可她仍是有些不信,暗自扯了扯及腰的发丝,这猛然一扯下手也没个轻重,疼她龇牙咧嘴起来。

这是真的头发?为什么是真的?她不是短发吗?!

暮婵懵了,彻彻底底懵了,五彩缤纷的颜色在她脸上交错,露出一个像踩了狗屎的表情。

一旁的男子看了她脸上的变化,不由暗自皱眉。

“方才各个公主嫔妃也都表演了才艺,眼下还未展示才艺的便是这太子妃了。”

所有的目光齐聚过来,暮婵整理了一下思绪抬头迎了上去,说这话的是一名体态丰盈的女子,她笑盈盈的看着自己继续道:“不过素闻太子妃嫁于太子之前久居深闺,常年卧病床榻,性子又孤僻高傲,不肯学那些庸俗之物,今日还是不为难太子妃为好,就此算了吧。”

“元贵妃可别这么说。”另一年轻女子开口了,也是笑脸盈盈,“听闻暮家二小姐就极其擅长诗词,四小姐更是在曲艺上下足了功夫,太子妃好歹也是暮家嫡女暮婵,就算常年病弱,也总该有拿得出手的才艺的,太子妃,你瞧我说的对吗?”

那年轻女子一双凤眼里尽是挑衅,暮婵看了两眼便转头看向身旁那人。

既然他们都称呼自己为太子妃,那坐在身旁这位定是太子了,太子妃当众遭讥讽,这太子无论如何也要帮衬着说上几句吧。

可饶是暮婵盯了好一会儿,那人却愣是没有转过来,连开口说话的意思都没有。

“你们就别为难我嫂嫂了,嫂嫂刚嫁进来没几日便又感染了风寒,身子刚痊愈就来参加家宴,这本已是不易,方才的才艺若未看够,让父皇将那些歌姬舞姬传上来便是。”

那是一个略显稚气的女孩,一张粉扑扑的小脸打抱不平着,说完还同情的望了暮婵一眼。

在这家宴之上,堂堂一个太子妃,居然只有这位小公主敢为她辩驳一二吗?暮婵不禁心里隐隐不安起来,她只是一个唱唱跳跳的女爱豆,一点也不擅长宫斗,当年《甄嬛传》播出时,她就自认为活不过两集,顶多比夏冬春好一点。

“垚垚公主说笑了,本宫不过是想目睹一下暮家嫡女的风采,毕竟嫁给了太子,肯定还是有她的过人之处,但太子妃若是没什么真才实干,本宫又怎么会强人所难呢?”元贵妃说完也看了过来,脸上的鄙夷溢于言表。

暮婵右眉抽了抽,本想着要说些什么好,旁边那位太子倒是罕见开口了。

“暮家的小姐对于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各有精通,太子妃身为暮家嫡女自然也不落下风,但今日正如垚垚而言,实在是病愈不久,身子不便。元贵妃若想一睹太子妃才艺,下次来我太子府,必让贵妃一睹为快。”他的声音低沉有力,无形之中驳了太子妃无才的意。

暮婵有些欣慰,只要枕边人对这太子妃不是坏的就行。

众人见太子发话,便知这事不便议下去了,但未想到的是,皇后不急不缓的开口了。

“风儿说的在理。也怪本宫,想着此次家宴都是自家人,不管你们什么才艺本宫瞧着都是欢喜的,方才林良娣跳舞时还扭了脚踝是吧?快拿些药膏敷些,别下次家宴,本宫连想看个跳舞的都没人跳了。”

林良娣坐在太子下方一侧,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脚踝,站起身来盈盈一跪,柔声道:“多谢皇后娘娘关心。”

饶是再不懂宫斗的暮婵也明白了,此时的处境似乎有些进退两难。

十月八号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客服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