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10章 孩子没有了

“这是怎么了,怎么你这里的丫环越来越不懂事了,一大早的吵什么吵?”秦中正揉着自己的眉头,语气里面充满了阴郁,昨天晚上真的是闹得太过了,现在他的身体还有些疲累。

倒是李姨娘也差点给吓尿了,她明明不是这个时候来月事的,怎么下面会有这么多的血,不过李姨娘的月事并没有多准,所以要算还真是算不清楚,不过李姨娘很明白这下面的血与月事根本就没有什么关系,因为她来月事的时候根本就不会这么的疼。

“老爷……”站着的李姨娘哭出了声音,她喊了一声秦中正:“老爷,您快请大夫来吧,奴家身体不舒服。”

秦中正回头一看,看到李姨娘身下的血倒也吓了一跳,他赶紧起身把李姨娘扶着坐下,看着床上湿哒哒的还再滴血,面色阴晴不定了一会儿,问了李姨娘。

“你月事什么时候来过?”秦中正问起这个来倒是正常是很,并没有其他男人的扭捏。

要是换作平常,李姨娘说不定还会撒娇一声你讨厌之类的,但是现在她只能够努力的想自己的月事是什么时候来的,但是她再怎么想也想不出来啊!

“老爷,奴家记不起来了,唔唔……奴家的肚子真的好痛啊!”李姨娘捂着自己的肚子,脸上有种越来越白的趋势。

秦中正也没有再问了,赶紧吩咐着人拿了牌子去请大夫,然后从床上掀被而起,让丫环们将李姨娘扶到澡间去把衣物换掉,而秦中正也让人伺候着自己把衣物穿整齐了。

大夫倒是来得快,估计是因为拿了牌子的原因,等到大夫为李姨娘把了脉后,极力的把持着自己的脸皮,进来的时候这屋子里面的某种气息还没有散掉,身为大夫要是连这个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那他真的可以回家吃自己了。

“大夫,我到底怎么样了?你到底说句话啊!只不过是把个脉而已,你到底要把多久才成。”李姨娘急得不行,她看着大夫只是把脉一直都不说,简直想把这个大夫撕巴撕巴放到炉子里面去烧了。

大夫也没有再买关子了,因为秦中正也正在一旁盯着呢,他赶紧抚了抚胡须对秦中正说道:“秦老爷,这位姨娘可能是月份尚浅,所以才会没有发现,待这日过后最好是弄些温补的药为这位姨娘补补,老夫现在就开张药方。还有这位姨娘似乎还有些花过敏的样子,这花虽然好看,但是许多怀孕的妇人,都有会有这样的小症状。”

大夫这个时候倒是没有脱泥带水,开起药方来速度快得不行,等开完药方了就迅速撤了。

倒是李姨娘的到他的话后,不知道呆了多久,才趴在桌子上面嚎啕大哭了起来,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已经怀孕了,而且这个孩子还被她自己给作掉了,想起昨天晚上的七七八十一式,那样激烈的运动不把孩子弄掉才怪。

而且这个孩子月份太浅,现在只是一团血,还没有成形呢!但是李姨娘也悔啊!她盼了这么久的孩子,就被他们两个人……昨天晚上的快感,化成了今天的悔恨。

秦中正看着李姨娘哭得伤心欲绝的样子,心里面也是有些伤心的,他其实也盼着能够让李姨娘再生一个,最好是生个儿子,若是生个儿子的话,那么就可以将秦书给抛弃了。

但是最让他有些不高兴的是,大夫出去的时候瞄过来的眼神,这简直汩让他没有办法忍受。

“好了,不要再哭了,大夫说仔细调养的话不会落下病根,到时候你想要再怀还是件容易的事情。若是再哭下去的话,你的身体会受不住的。”秦中正伸出手轻轻的拍了拍李姨娘的肩膀。

他这么一安慰李姨娘更觉得委屈得慌了:“老爷,这件事情肯定是有人故意的,大夫不是说了吗?奴家可能对这盆花过敏,是不是小姐那边做的手脚,她就是见不得奴家好,肯定是她故意的,她故意把这盆花让给奴家,所以我才会……”

李姨娘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琉璃怕她真的伤了身体,赶紧上前安抚着,听到自己娘亲出事的秦颖,一跑过来就听到她说的话,带了人就转弯往玉荷苑去了。

“说什么呢?这话不是你自己说要的吗?好了,我把秦苑叫过来问问。”秦中正心里存着疼惜,所以话也没有说得多重。

等到秦中正派去的人还有秦颖到了玉荷苑后都扑了空,秦颖是气得直接将秦苑屋子里面的东西都砸掉了,而小厮回了秦中正后,他心里也爆怒了起来,居然在今天出去拜佛,难道说这件事情真的与她有关。

“现在,马上将大小姐带回来,若是她没有带回来,那你们也不用回来了。”秦中正此话一出,下人们哪里还敢耽误半点时间,他们赶紧套上了马去寺庙了。

李姨娘趴在桌子上边哭边想,她是越想越觉得肯定是秦苑这个贱丫头做的手脚,不得不说秦中正和李姨娘是绝配,李姨娘都不知道自己对这花过敏,他们倒是好全部将过错推到了秦苑的身上,这简直要让天上飞雪了。

秦苑心里头明白,秦家现在肯定是一乱团麻,特别是李姨娘和秦中正,昨天晚上有多爽,今天就会有多像吃了屎一样。

今天的确是个好日子,上香的香客十分多,富人穷人混成一团,不过也有小姐公子哥坐着竹轿上寺庙,而秦苑他们则是选择步行,毕竟好久没有出来,沿路边走边看也能够让人心情舒畅不少。

“姐姐,你看那边的树上有一只鸟耶,那只鸟展开的时候居然是七色的,简直太神奇了。”秦书看到树上的鸟时,惊叹怕连连,拉着秦苑的手一直要让她看。

秦苑以为是他说得普通的鸟,但是转头一看,倒真的是被惊艳到了,这树上的鸟具的是七色鸟,它的尾巴是七色的,展开的时候简直就像是再发光一样。

达达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客服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