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10章 作为勇敢的公主

柏天翊目露怀念之色,“当年你没有吃完的。”

窦芷橙一噎,强忍住吐嘈的冲动拿起一张有些泛黄的纸条,一瞧清纸条上的字与内容,她的脸色霎时变得怪异非常。她晃晃纸条,诡异的瞅住柏天翊,“你别告诉我,这是我写的?”

柏天翊疑似愉悦的勾了勾唇角,“是你。”

窦芷橙木了脸,低头再度看向纸条,诡异的目光恨不得将纸条洞穿。就见纸条上歪歪扭扭的写着:X年X月,柏天翊哥哥欠勇敢的公主窦芷橙十盒巧克力,十盒棒棒糖和甜甜圈,作为勇敢的公主窦芷橙将柏天翊哥哥从可恶的大坏蛋手中救下的报酬。

上面熟悉的笔迹以及清楚的人名,无一处不证明这真的是她的杰作,也证实了柏天翊真的可能没有说谎!

窦芷橙很想捂脸,简直要被十三年前的自己蠢哭了。明明救了座大金山,结果竟然只要求这么点报酬?

不对,不对,现在的重点不是这个。她深深吐出口气:“当年的事我一点也不记得了,希望你能详细告诉我。”

“好,我都告诉你。”柏天翊颔首。

见他准备开始述说,窦芷橙连忙抬手打断,满头黑线的问:“说之前,你能先穿上衣服吗?”她都快要被针眼扎穿了,而且她现在身上就套着件西装外套,里面空荡荡的让她很是羞耻啊。

柏天翊眸中闪过抹笑,点了点头。

十分钟后,梳洗穿戴好的两人坐在了沙发上,两两相对。柏天翊试图坐到她身边,却被她瞪了回去。柏天翊最后只得抿唇坐回原位,窦芷橙居然莫名从他幽冷的眸子中看出了一点幽怨的意味。

按照柏天翊惜字如金的性子,他的解释十分简短扼要,不多时窦芷橙就明白了当年自己救人的原委。

十三年前,柏天翊被人绑架,绑匪向柏家索要一亿赎金,但他从绑匪的交谈中察觉到绑匪的真实目的并不在赎金,而是为了要他的命,且想要他的命的还是柏家中人。

那年,他刚十二岁,纵然因为家族培养颇具武力,但也打不过明显不是普通绑匪的三个成年大汉。绑匪将他殴打得半死不活后丢在一口装鱼的箱子里,他生生饿了三天,就在他以为自己会死时,窦芷橙带着满身的甜香出现在了他面前。那时,他以为自己看见了天使。

之后,年仅八岁的窦芷橙费力的将他拖出了鱼箱,将他藏在树林中,然后用手机报了警。他担心绑匪会回来,让她赶紧离开,她却不肯走,坚持要陪着他。

那时他浑身是伤,动弹不得,意识又昏昏沉沉,她似乎担心他昏迷后会醒不过来,就絮絮叨叨的对他说了许多话,一会抱怨父母参加宴会没时间陪她,一会炫耀她收到某个小屁孩写的情书,还有分享她最喜欢的巧克力和糖果,以及她最大的愿望……

就在她心血来潮的写下被她帮助的欠条让他画押后,绑匪回来了。那一瞬间他十分害怕,害怕绑匪发现她,会伤害她。他让她藏起来,可她却认为应该将绑匪引开,那样绑匪就不会发现他了。于是,她扒下他的衣服穿上,不等他阻止就跑出了树林,不久他就听到绑匪的怒骂和追赶声,他心急如焚,可是却根本爬不起来,只能听着脚步声越跑越远。

再之后,警察赶来,找到了他。可是,她却再也没回来。他暗中调查到她是窦家的女儿,他找了她十二年却一直未找到,直至一个月前窦家意外寻回了她。

窦芷橙听到这里,无语望天。原来她还有那么乐于助人的过往!

“所以,我失踪是和那些绑匪有关?”窦芷橙已经相信了一大半,毕竟以他的身份,完全没有必要捏造这种救命恩人的事情。突地,她像是想到什么,眸子微眯,“当年你们抓到绑匪或者幕后凶手了没有?”

“没有,绑匪逃脱了。”柏天翊眸中划过一抹冷厉。当年他被绑架时从头至尾都戴着眼罩,根本连绑匪的相貌都未看到。

柏家看似平静,实则明争暗斗不断,他当年被绑架,事后父亲曾下死力彻查,可最后却只查到明面上的线索,再往下查所有线索皆都断了。随后几年,他又接二连三的遭到谋害,最后他干脆将计就计,装成车祸后双腿残废,以致灰心丧气再无斗志,也退出了柏氏的核心圈,成了个无用的傀儡,那之后,他身边果然再无什么危险。

“所以你认为我见过绑匪,只有我能帮你找出他们,这就是你想娶我的原因?”窦芷橙勾唇笑问,只是笑得有些冷。如此一来一切也就说得通了,为什么堂堂柏家二少会主动向窦家提亲,且要娶的还是她这个从未受过上流社会精英教育的女儿,究其原由,不过是因为她对他有用而已。

柏天翊眸光一闪,敏锐的觉察到这个问题十分重要,一旦回答错误,他绝对后悔莫及。他直视她似笑非笑的双眸,一改平素的冷厉,柔和了面容,缓缓说道:“我知道你失忆了,不会记得绑匪的模样,但凶手如果知道你救过我,不会放过你,在我身边,我才能保护你。”

窦芷橙垂下眼眸,他的解释确实有些道理,可仍让她有些无法释怀与怪异。如果他想保护她,应该不止娶她这种办法吧?还有,如果只是为了掩人耳目,那昨晚他干嘛对她那么“禽兽”?想到这,她不禁鄙视的瞥了他眼。事到如今,她暂时也没有了退路,且她还需要他帮她拿到窦家的家产,就当成是利益交换吧!

柏天翊见她眼中冷意逐渐消退,心下暗松了口气。若是如实告诉她,他十三年前就对她一见钟情了,她八成会认为他有恋童癖吧?

各怀鬼胎的两人结束了交谈,一同下楼用早餐。这栋别墅是柏天翊的私产,离柏家老宅不远,佣人都是老宅统一训练后派来的。

柏天翊在她坐下后,将一杯红通通的果汁放在她面前,吐出两个字:“补血。”

窦芷橙登时脸色爆红,恶狠狠的剜了他眼,“闭嘴,吃饭!”

“好。”柏天翊眸中笑意点点,十分听话的应声,霎时引来餐厅中几名佣人见鬼似的眼神。这是他们家用目光就能将人冻成冰块的二少爷吗?

安静的用完早餐后,窦芷橙擦擦唇角,“等会你要陪我回去吗?”

柏天翊皱眉,“回哪?”他还想带她去翡翠庄园,让她看看他为她建造的糖果屋。

窦芷橙瞪他,“回门!”这男人果然没将她放在心上。

柏天翊眉头舒展开来,点了点头,“好。”

窦芷橙这才满意,就在她准备起身时,突然听到客厅传来一阵急促的高跟鞋声,以及女人尖锐愤怒的叫声:“让窦芷橙那小贱人出来!”

达达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客服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